江苏热线,江苏新闻网,江苏综合新闻门户网站

热门关键词: 
热门TAG标签:

长城系三线受困:两公司面临戴帽 一公司靠征迁补偿 _ 东方财富网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3-29





  长城系旗下3家A股上市平台过得都不好。

  (000835.SZ)、(002071.SZ)、(600671.SH)3家公司为长城系旗下3家A股上市公司平台,然而盘子大了却并不易操盘。

  如今的诉讼不断接连,直面戴帽危机,也仅仅靠着政府的征迁补偿款维持盈利,3公司共同的控股文化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城集团),也正筹划着引入“外援”来解决各种危机以渡寒冬,这也可能会引起A股公司实控人的变更。但长城系的资本路上,仍然笼罩着迷雾。

  壳5年半一地鸡毛

  近日,长城动漫忽然意识到自己涉及的诉讼累计金额已达到了披露标准。3月21日可见,原告为浙江东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东宇资管),被告除了长城动漫之外还有长城集团和赵锐勇,前者为长城动漫的控股股东,后者为长城动漫的实控人。

  案件非常简单,即东宇资管向长城动漫借款,因未按时还款,以至成诉。原告要求长城动漫支付返还360万元及利息,以及承担律师费用等。案件已被法院受理,尚未开庭审理。

  区区360万元的借款就被告上法庭,如今的长城动漫令人唏嘘。

  实际上近年来长城动漫涉及的诉讼,除了上述之外,还有不少。相关诉讼公告显示,北京娱乐宝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以收取固定回报的方式投资长城动漫动画电影项目,因未按时足额支付部分投资款及收益而起诉,涉及金额约800万元。

  公司2019年3月7日也收到过法律文书,华潍融资租赁(上海)有限公司潍坊起诉长城动漫等支付租金超2200万元以及利息违约金等,此案目前仍在上诉中。

  杭州交汇物资有限公司也因借款事宜对长城动漫及控股股东、赵锐勇、马利清进行起诉,涉案金额也是数千万元。

  上海国金租赁有限公司对上市公司也有诉讼,从诉讼请求看涉案金额近亿。

  另外还有2019年10月9日,长城动漫收到过有限公司起诉公司及控股股东的法律文书,涉及金额约5千万元,不过信托有限公司后来于2019年12月撤回了起诉。

  从天眼查可以看到,长城动漫2019年5月6日以来的开庭公告有8份,2019年7月2日以来的法律诉讼信息有9条,公司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3次,最近一次是2020年2月19日,缘由是“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来源:天眼查

  来源:天眼查

  糟心的事,绝不仅仅如此。2019年年底,长城动漫董事、总经理辞职。公司还时不时发个账户被冻结的公告。2019年11月5日,长城动漫还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及相关个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因此证监会对公司及总经理、董秘和实控人赵锐勇进行调查。控股股东及实控人所持股份也被轮候冻结。深交所显示,公司被关注被问询,也不在少。2019年4月以来,公司的未清偿逾期重大债务,还被深交所追问过。

  来源:交易所

  看起来,长城动漫的现状简直一片糟。

  经营方面,据长城动漫2019年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长城动漫亏损3.5-4.5亿元,与2018年4.49亿元的亏损额不相上下,游戏板块经营遇到困难,完不成预计营收和利润,再加上游戏板块子公司商誉减值计提数值较大,是长城动漫2019年铩羽而归的主因。而一旦连续2年都录得亏损,长城动漫将戴帽。

  再往前追溯,2017年长城动漫尚有1.28亿元(扣非3400.7万元),2016年亏损8063.21万元(扣非净利润-1.4亿元),2015年录得1838.65万元净利润(扣非净利润-1805.61万元)。

  回顾2014年8月,长城动漫借壳从事焦炭业务的四川圣达上市,成为长城系的重要一环。公司随即开启了后续大刀阔斧的改造工程,先后收购杭州长城动漫游戏有限公司、滁州长城国际动漫旅游园有限公司、湖南宏梦卡通传播有限公司、杭州东方国龙影视动画有限公司等等一系列公司,长城动漫誓要转型成文娱公司,意图打造“东方”。

  2016年长城动漫转让掉炼焦业务,全身心投入到了文化。然而,收购的子公司有业绩承诺完成不如意的情况,也有经营陷入困境的情况,与此同时长城动漫资产负债率超高,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资产负债率达102.3357%。交不出理想的成绩单,长城动漫就这么苦熬了数年。

  2020年1月21日,长城动漫突披露,接到控股股东长城集团通知,长城集团及公司实际控制人赵锐勇、赵非凡与怀远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怀远集团)、信隆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信隆租赁)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

  经各方一致同意并确认,怀远集团主导、协同信隆租赁通过增资扩股或债务方式达到拥有长城集团51%股权。怀远集团、信隆租赁实际投入增资款或债务重组总额为15亿元。该协议签署后将设立共管账户,怀远集团、信隆租赁向共管账户支付人民币200万元作为履约金。同时,怀远集团、信隆租赁将对长城集团进行尽职调查后,最终提交至国有资产监督管理部门审核,如交易获得有关部门审批通过后,各方将签订增资扩股及债务重组事项的最终协议,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

  除此外,长城动漫控股股东还先后与永新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科诺森(北京)环境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上海桓屏医学科技有限公司、陕西中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安徽老凤皇控股有限公司签署过相关合作协议。

  显然,长城集团这一手是为了化解目前所面临的资金压力等,该公司未来如何,仍未有定数。

  长城影视戴帽危机

  长城动漫的实控人赵锐勇实则被称为“影视大佬”,公开信息显示,赵锐勇曾务过农,做过代课老师、铁路临时工、农机厂学徒工、广播站记者等,凭着自学,二十几岁开始进行文学创作。这一路创作中,著有长、中、短篇小说、电影、电视连续剧等二百余万字,著有电影文学剧本《骚动世界》、《天朝国库之谜》,小说集《迷人的漂瓶》,长篇小说《爱河三部曲:复仇与征服》,小说《百姓眼中》。

  创作带来的荣誉无数,赵锐勇曾十多次获省级以上各种文艺奖,其中中篇小说《龙的传人》获《江南》1985年一等奖,小说《扳手腕》获《青春》1983年一等奖,《父亲的渔塘》获1984—1985年浙江省作协优秀作品奖,《浣江静静流》获《北京文学》小说一等奖,另获浙江省新时期10年青年文学创作新星奖、绍兴市鲁迅文学艺术新星奖、绍兴市鲁迅文学艺术一等奖等。

  任职方面,赵锐勇曾任诸暨电视台台长,浙江省作家协会理事、绍兴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作家,编剧,《东海》杂志社主编,《纪实》杂志总编辑等,资本市场又是其另一新辟阵地。

  在2013年至2015年,赵锐勇带领着长城系,通过借壳、收购等方式拿下3个A股上市公司平台,除了上述的长城动漫之外,还有长城影视和,长城影视是长城系第一家的企业。不过从长城影视和天目药业的现状来看,也不容乐观。

  长城影视2月29日披露的业绩快报显示,与长城动漫类似,长城影视2019年实现5.04亿元,同比下滑65.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9.74亿元,同比下滑135.14%。同时长城影视的资产负债率也很高,截至2019年9月底就为84.444%。要知道长城影视2018年也是亏损的,净利润为-4.14亿元,该公司也面临戴帽。

  长城影视的路数与长城动漫也差不多,高频收购式扩张。有统计显示,2014年至2017年里,长城影视花费约28亿元四处收购资产,资产横跨广告公司、旅行社、旅游景区多个领域。

  当初借壳之时,长城影视曾承诺2014年、2015年及2016年三年对赌期内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93亿元、2.19亿元及2.43亿元。但实际上,2014-2016年,长城影视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79亿元、2.03亿元和2.28亿元,并未完成业绩,收购来的资产并没有勾勒出长城系当初美好蓝图。

  由于一系列的,长城影视在现金流上出现了问题,过起了四处借钱的日子。2019年半年报显示,期末公司的短期借款3.87亿元,长期借款5181.28万元,同时,公司还有多个非经营性账户被冻结。

  半年报称,长城影视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正在择优选择战略合作伙伴,并在资金到位后第一时间帮助公司解决债务危机,缓解公司资金压力。陈列在长城影视半年报中的诉讼,更是多达16项,涉案金额约9.6亿元,规模可观。当然,最新情报还得在4月30日长城影视披露2019年年报时才能知晓。

  天目药业靠补偿款预盈

  天目药业这厢呢?情况似乎好一些。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天目药业的净利润分别为121.72万元、814.16万元-888.17万元,2019年预计净利润能有3826.8万元到5326.8万元。

  不过,天目药业的盈利主要是由于非经常性损益事项所致,2019年里公司收到过政府征迁补偿款20391.8492万元,如果扣除上述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为-4395.2万元到-2895.2万元。

  资料显示,天目药业目前拥有各类药品批准文号116个(含黄山天目)、保健品批准文号5个,其药品研发、制造及中药材种植等业务涵盖中药制剂、化学制剂、保健食品、中药材种植等产业领域,主要包括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片、珍珠明目滴眼液、复方鲜竹沥液、薄荷脑、河车大造胶囊、六味地黄口服液、薄荷脑、天目山铁皮石斛系列保健品及铁皮石斛种植等。

(文章来源:界面新闻)